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 文章内容

天坛坛门被民居占用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7-02-16 阅读:
从天坛公园南门进入,前行十余米后东行至路尽头,矗立着一座被封死的门楼,天坛公园的平面图显示其为“泰元门”。这是一座东西向的侧门,由于最初的门洞被封,游人只能看到泰元门的西面,以及红墙上三个券门的轮廓。想一睹泰元门东侧,须绕道公园外,而那又是另外一番景象。
 
  因贴着古墙修建了一座小砖院,让泰元门的东面难以实施修缮。东墙看上去残破不堪,门楼坡顶的瓦砾间长出荒草,脊兽(殿宇屋顶的一种装饰性建筑构件)多已无存,脱落的红墙皮好像一处处伤疤,明代青砖及其戳记(记录烧至年代和制作人的印记)裸露在外。古墙上不乏架电线打的铁钉,空调室外机就挂在古墙上。
 
  门洞被小院里的建筑封堵,三个门洞有两个被改造成了民居。这座小院门上挂着铁牌“天坛东路49号院”,院内居住着三两户人家,看到有人拍照并未进行阻拦,但也不愿多谈。
 
  2006年出版的《北京志·世界文化遗产卷·天坛志》记载,天坛南部圜丘坛有四座天门(坛门),分列于祭坛的东南西北,东为泰元门,南为昭亨门,西为广利门,北为成贞门,取意《易·乾》中“乾,元亨利贞”。四门皆建于明嘉靖九年(1530年)。泰元门为圜丘东天门,在圜丘东南一里许,明隆庆元年(1567年)归于沉寂、长期闲置。1977年,天坛公园管理处将之封闭,三孔拱券皆成为民居。
 
  据史志记载,泰元门的门洞成为居所,至少已有40年。《天坛志》记载,由于历史原因,天坛多处古建被外单位占用或租用。古建筑长期被占他用,历史、科学和艺术价值均无从体现,文物资源被极大的浪费。
 
  广利门墙皮脱落 门洞曾辟为鸡舍
 
  相比泰元门,天坛的西天门广利门更为隐秘,普通游客很难发现。这座同样是三间券洞式的砖砌门楼,规制与泰元门相当,也是年久失修。
 
  广利门西侧是一家单位,因此只能看到坛门东、西、北三面,脱落的墙皮形成深浅反差,好像地图一般。三座门洞同样被封,镶着铁皮门窗。斗拱上的彩绘黯然失色,绿色琉璃瓦多有遗失,瓦砾缝隙间布满茅草。
 
  碰巧一位70岁左右的老人经过,他对记者说,广利门门洞曾被用做库房,堆放一些杂物,前几年才给腾空。这座门虽然在天坛办公区内,但却年久失修,这里并不对游人开放,但还是经常有文物爱好者进来拍照。
 
  《天坛志》记载,广利门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即已封闭。上世纪50年代中期,三孔券门被辟为鸡舍,后改为库房。
 
  记者注意到,在泰元门的斗拱(在立柱和横梁交接处的承重结构)还安装有防鸟网,但在广利门并未见到同样的保护措施。
 
  记者调查 文物局有图记录 门楼在保护范围
 
  北京市文物保护协会会员吴晓平,曾多次对这两处年久失修的门楼进行踏勘。他介绍说,圜丘坛位于天坛公园的南侧,是明清皇帝祭天的场所,圜丘坛才是名副其实的天坛,而祈年殿实为祈谷之所。
 
  他认为,泰元和广利两座坛门是圜丘坛的重要文物,公园游览图均有标注。两座坛门长期缺乏修缮,暴露出该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不完整性。“泰元门门洞有人居住不容易修缮,广利门位于天坛公园内,实在不应如此荒废下去。”吴晓平说。
 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》第十九条规定:在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内,不得建设污染文物保护单位及其环境的设施,不得进行可能影响文物保护单位安全及其环境的活动。对已有的污染文物保护单位及其环境的设施,应当限期治理。
 
  记者在北京市文物局网站下载的《天坛保护范围图》当中看到,泰元门和广利门均位于天坛的保护范围之内。
 
 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,天坛公园对古建筑的收回经历了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。上世纪80年代开始,天坛提出“恢复历史风貌,再现古坛神韵”。天坛北部清理了大量的非景观建筑,迁出驻园单位,并将占用的古建筑腾出。
 
  1997年开始,天坛公园着手申请世界文化遗产。经过保护修缮及拆迁,天坛基本恢复旧有风貌。199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将天坛列入世界遗产名录。
 
  2002年北京市政府设立“3.3亿文物抢险修缮计划”,将天坛神乐署列名其间。这座明清皇家祭天大典乐舞管理机构,在历经百余年的破坏后,陆续迁出署内所有居民,开始重建工程,到2004年9月20日神乐署重建完工。
上一篇:复星研究宝能举牌万科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